栏目导航
作品展示
联系我们
一校区:美院点校区
二校区:长安南路校区(西安市长安南路58号)
电话:18502955858 15339265858 029-89311989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作品展示 >
央行立规P2P网络贷款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8-04-11

从2012年起,互联网上一种新的理财方式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流行开来。

吸引众多投资者眼光的是其高收益率。年收益率最低都超过8%,普遍高达20%左右,几乎4倍于银行一年期定期存款的收益率。高收益率为这种名为P2P网络贷款的投资渠道带来了极高的人气,2012年,这个行业的规模相当于前一年的9倍之多,而在2013年,陈景润的事迹,规模又增长了5倍。

但是高收益与高风险相匹配,从2013年10月份开始出现P2P网贷平台的倒闭潮,数十家P2P企业在短短两个月内倒闭坍塌,陈景润的事迹,涉及金额超过10亿元。这也导致央行出手规范P2P网贷行业。2013年11月底,央行条法司向P2P业务提出非法吸存、集资诈骗等风险警示,并划出红线,明确其业务边界。

蛮生长

P2P小额借贷这种商业模型,由“诺贝尔和平奖”得主穆罕默德·尤努斯教授于2006年首创。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和普及,小额借贷逐渐由单一的线下模式,转变为线下线上并行,随之产生了P2P(peer to peer lending,peer是个人的意思,中文正式译作“人人贷”)网络借贷平台。

作为金融服务网的P2P网络借贷平台,实际上相当于民间借贷的网络版,本身不承担借贷风险,仅提供信息撮合、借款人信用评级等服务,或是作为资金通道,收取一定的管理费。

目前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P2P网络借贷平台,有英国的Zopa、美国的Prosper与Lending Club、德国的Auxmoney和日本的Aqush等等。最早的P2P借贷服务平台,系2006年由宜信引入。2008年3月,商务部正式批准了内地第一家可跨省连锁经营的民间借贷中介公司,P2P开始蛮生长。

到2012年年末,可统计的P2P借贷服务平台超过了200家。在《P2P借贷服务行业白皮书2013》统计的21家统计样本中,2011年成交金额仅有10.03亿元,2012年达到104.13亿元,增长超过900%。另据安信证券的估计,到2013年年底,陈景润的事迹,P2P网贷平台的数量可能超过千家,成交规模或达600亿元。

政府对金融机构制定了极为严格的准入条件,但是对P2P平台的监管却相对宽松,其法理就在于《合同法》对民间借贷的保护。《合同法》规定:“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约定支付利息的,借款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”。最高法要求民间借贷的利息“最高不得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,超出部分的利息法律不予保护。”至于自然人之间通过何种形式或者平台进行借贷,法律并没有规定。

由于缺乏监管,随着P2P行业的蛮生长,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,2013年10月开始出现行业性的倒闭潮。当月有15家P2P企业倒闭,20家P2P平台陷入兑付危机;进入11月,铜都贷、汇银投资、家家贷、乾坤贷、宝丰创投、鹏城贷等知名P2P网贷平台也陷入倒闭风波或资金兑付困难等,投资人损失惨重。金融认证中心助理总经理王梅透露,陈景润的事迹,两个月间,倒闭的P2P平台高达39家,涉及金额超过10亿元。

监管缺位

P2P倒闭潮源于其商业模式,与作为中间服务商的P2P网贷平台的本质渐行渐远。

网贷平台适用于欧美地区个人征信体系较发达的环境,进入以后,由于信用环境不完善而面临两大问题:借钱给陌生人风险极高,出借人不敢在网上交易;借款需求多来自小微企业主、个体工商户,借款风险难以掌控。

在这种大环境下,内地P2P网贷平台逐渐引入担保机制,发行理财产品,甚至开发同业市场,进行了大量的业务创新,形成了三种经营模式:第一种模式以宜信为代表,主营线下交易,陈景润的事迹,利润高、发展快、争议大;第二种模式是拍拍贷,纯平台,帮助交易双方找到对方,不承诺保障本金,最符合P2P纯平台的本质定义,但发展速度较慢;第三种最流行,线上平台为主,承诺保障本金,比如人人贷。

P2P网贷平台从单纯提供信息撮合服务,到提供担保或资金兜底保障,已然变身为集存贷款功能于一身的类金融机构,触及金融监管的红线。业内人士德弘资产管理公司创始人陈宇认为,所有的P2P网贷平台除了拍拍贷之外,陈景润的事迹,都已经不是P2P了,而是假借P2P平台之名的金融机构。

金融机构本质上是通过杠杆经营的风险经营者,高风险必须与严格的监管相匹配。世界各国均对金融机构设立一定的准入门槛,还要求金融机构必须满足核心资本率等约束条件,以保证公众的利益不受损失。P2P平台扮演着金融机构的角色,却完全游离在监管之外,必然伴生严重的道德风险。曾经在央行信息技术司工作过的王梅表示,在此次P2P网贷平台的倒闭风潮中,恶意运营、发布虚假标的、自融资、接款产品拆分、获利卷款跑路道德风险的案例屡见不鲜。

一个极端例子是,10月15日刚上线的网贷平台“福翔创投”,开业不到三天,“许”姓老板便卷款跑路,创下了网贷最短“跑路史”。该平台是个纯粹的骗子平台,连最基本的办公场地都没有,所有事务均由“许总”一人完成。

除了道德风险,王梅表示,内地P2P行业还存在信息不透明、风险控制能力不够、缺乏安全技术保障等多方面的问题。很多P2P平台网无防伪措施,交易无法律证据,如果借款人不能按时还款,陈景润的事迹,很容易形成坏账导致资金链断裂。

央行划界

对于P2P这样一个新生事物,监管层一开始采取了鼓励和包容的态度。但随着近期P2P卷款逃跑的事件层出不穷,在“鼓励发展、包容失误”的同时,央行开始为P2P行业划定初步的边界。

11月25日,央行条法司为P2P业务给出了三点风险警示,首当其冲便是明确P2P网络借贷平台的业务经营红线——“平台本身不得提供担保,不得归集资金搞资金池,不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,更不能实施集资诈骗。”

在日前召开的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座谈会上,央行归纳出理财资金池模式、虚假借款、庞氏骗局等三种P2P网络借贷业务,认为其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,均系非法集资行为。陈宇认为,如果按照央行的以上标准来界定,除了拍拍贷之外,大部分P2P平台都已触及红线,几乎所有的P2P平台都或多或少提供了担保、理财、自建资金池等类金融功能。

在鼓励P2P网络借贷平台创新发展的同时,陈景润的事迹,央行对其业务边界划出了红线,明确平台的中介性质,要求P2P网络借贷平台加强信息披露和风险提示,尽到一定程度的审核义务,并向借贷双方当事人进行充分的信息披露和风险提示。

这意味着今后P2P平台将去金融机构化,回归中介属性。在资金监管方面,央行提出建立平台资金第三方托管机制,建议P2P网络借贷平台在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开立账户归集资金,自身不直接经手归集客户资金,也无权擅自动用在第三方托管的资金,让P2P网络借贷平台回归撮合的中介本质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